而且也能够爬到龙帮的中高层去我已经和他们说

 
    听完明月的话,吴振涛脸色瞬间也是大变。
 
    一个吴振洋死了,他还不至于那么心疼,但是,吴振华却是不一样了,吴振华虽然算不上是那种变态得一塌糊涂的天才,但是再怎么说,也是一个天才人物,年纪不大,却已经是半步地仙了,而且,修炼的几种地仙武技,都是强悍得一塌糊涂的那种,算得上是他天机阁的一个重点培养的人才,只是战斗经验还太弱了一点,吴振涛相信,再给吴振华几年的时间,这小子一定可以成为天机阁的一方支柱的,看到吴振涛站起来,一直稳如泰山一般坐在他身旁的那个鬼面黑袍人,淡淡的道:“不就是死了几个人么?”
 
    吴振涛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,没好气的道:“那可是我们天机阁的半步地仙,而且,还有一个是我这些年,一直重点培养的人,再过几年,绝对能够成长到花无痕那种级数的高手。”
 
    鬼面黑袍人点了点,显然对吴振涛的话不以为意。
 
    一个花无痕,还不值得他如何的重视。
 
    “叶潇也在那个永生碑?”吴振涛一脸阴沉的道。
 
    “恩!”明月点了点头,直接道:“基本上龙帮所有的重要人物,现在都去了永生碑,根本我们的情报,永生碑那里,龙帮的成员虽然不少,但是大部分都是一些老弱病残,而现在,龙帮的大部队还在总部里面,没有任何的轻举妄动,如果我们现在去把永生碑哪里围困起来,对付龙帮就要简单得多了。”
 
    听完明月的分析,吴振涛也点了点头,陷入了一阵沉思当中。
 
    不等他想清楚,旁边的鬼面黑袍人淡淡的道:“我们也过去吧!现在可是一个最好的机会,只要将永生碑上面的那些人全部都除掉,龙帮就算是破了吧!”
 
    吴振涛咬了咬牙,冷笑道:“好,我就再去会一会这个叶潇。”
 
    慕容家。
 
    慕容苍山坐在自己的书房里面,只要是熟悉慕容苍山的人都知道,慕容苍山有几个雷打不动的习惯,每天中午除了午睡,都会抽一些时间出来看书,看的种类也很杂,五花八门的都有,而一个年纪只有二十三四,比起慕容晚晴看起来还要年轻一些的青年,来到慕容苍山的书房,站在角落里,低着头,看不到脸上的表情,而慕容苍山一直到看完手中的一页书,才缓缓开口,笑着道:“龙帮那边的情况怎么样?”
 
    “发生了一次小的冲突。”青年沉稳的道。
 
    “哦?”
 
    青年抬起头,神色平静的望着对面的慕容苍山,道:“天机阁的吴振洋,吴振华他们想要把叶潇的女人抓起来,不过,被叶潇赶到给救了,而吴振华,吴振洋这些人,也落到了叶潇的手里面,现在,叶潇他们已经把人带到了龙帮的永生碑,吴振涛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震怒,已经带着人去围攻永生碑了,如果不出什么意外,这一次,叶潇他们会被围困在永生碑上面,而龙帮总部的人,一直到现在,还没有任何的举动,这一点多少都显得有些不寻常。”
 
    “恩!”慕容苍山点了点头,沉思了片刻,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道:“麓山,在龙帮里面安插人手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 
    名字叫安麓山的青年点了点头道:“龙帮里面那个夏正淳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,所以我没敢直接在龙帮里面安插人手,而是在南城大学里面就已经开始安插我们的人手了,龙帮每隔一段时间,都会去南城大学里面招募人手,现在已经有两个人进入了龙帮,属于那种天赋不惊人,但是也绝对不平庸的角色,这样的人不太容易引起别人的主意,而且也能够爬到龙帮的中高层去,我已经和他们说好了,暂时掐断相互之间的联系,只要接下来不死在战场上,一定可以爬上去的。”
 
    听完安麓山的汇报,慕容苍山点了点头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 与天之战(上)
 
    从三岁开始就被慕容苍山收养的安麓山,算得上是慕容苍山身边的第一心腹,对于慕容苍山的这些做法也算是一清二楚,知道慕容苍山现在就是在未雨绸缪,防备着龙帮,慕容苍山递了一支烟给安麓山,等后者接过烟,慕容苍山才微微笑道:“麓山,有没有怪义父,让你这么多年一直都隐藏在黑暗之中?”
 
    安麓山微微一愣,随即摇了摇头,淡淡的笑道:“当初如果不是义父,恐怕我早已经死在雪地里面了,义父是我安麓山这一辈子最大的恩人,我也很清楚,义父在下一盘棋,一盘很大的棋,一盘棋里面就需要很多的棋子,每一颗棋子都要发挥他本身的作用,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,要让我做叶潇他们那样的位置,就算是再给我十年我也做不到,像现在这样,为义父做一些事,我已经心满意足了。”
 
    慕容苍山点了点头,叹息了一声道:“放心吧!很快你就可以到台上来了。”